文字怪物

写作,是一场修行。

【网王同人】得相遇。

【一】

2016.12.01.  上海  3:30.pm.

在一个陌生的大都市里,遇见一个曾经的熟人的几率有多大?

沈欢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在对面安然落座的女人。精致的妆容,凌冽的气场,再搭配上脚下的红色细高跟,典型的职场女强人。

“看来你混的还不错。”

沈欢漫不经心的收回略带打量的目光,将方糖掷入杯中的褐色液体。跟记忆中相差无几的眉眼依旧带着惹人厌的高傲,沈欢承认,即使大学毕业这么多年,她还是对对面这位曾经的同学喜欢不起来。
不过,毕竟是同学,所以在即街角处的偶然相遇再到答应对方以叙旧为名的邀请,看起来也是很合乎情理。
沈欢才不会承认,那所谓的漂泊异乡遇故人。啧。

时光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再尖锐的石子都会在岁月的洪流里打磨掉所有的棱角,更何况乎大学期间那些无伤大雅的小矛盾。

“我要结婚了,打算回老家办婚礼。”
“恭喜啊,记得给我一份请帖,份子钱少不了你的。”

沈欢听见对方的话一瞬间面露讶然,坐正身子,脑海中有些模糊的浮现出了她曾经无意间在对方书页上见过的两个字。
“....柳生?”

对方闻言只是笑了笑:“六点的机票,然后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二】
叶蓝是中日混血。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日本人,母亲去中国留学间认识的父亲。
母亲每每跟叶蓝讲起她与父亲相遇时的场景,都会说这是个很俗套甚至烂大街的故事。

不过就是偶然被同伴拉去看了一场篮球赛,怎得就对球场中央那个身着白色球衣的大男孩芳心暗许了呢?

骗人,每次讲起来分明都是眉眼带笑。叶蓝看着母亲,如是在心里说道。

“啊,那天的天空真的很蓝。”

这场有关邂逅的回忆最终定格在一碧如洗的天空,于是便有了她的名字。

『叶蓝。』

“很动听的名字。”

夏日的蝉鸣高亢的从枝叶繁茂的树丫下传出,日光烘烤下的空气泛着波澜,像极了神奈川月夜下的海。叶蓝猛地抬起头,白色的耳机线因动作而脱落耳蜗。她看见,教室门口而立的少年如是说,——‘很动听的名字啊。’

【三】
无聊的课程总归该做些什么提起精神好让自己不至于睡过去才是?所以叶蓝表示,在课本上图画几笔是提神醒脑的好方式。
叶蓝单手托腮视线漫不经心的环绕了一圈教室,而后在主人的刻意引导下瞄到了靠着窗边的男生。即使是这么无聊的课依旧保持着积极的举手频率,该说这就是所谓的年级第一吗。
叶蓝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笔。她想起了自己与柳生的相遇,有点尴尬,是的一点美好的小尴尬。

在没有练熟前不要随意开车上街,即使是自行车,也不可以。这是此刻因雨天路滑(技术不精)而连人带车摔坑里的叶蓝总结出的结论。
叶蓝忍着疼痛低头用力将车子一点一点往上推。

“需要帮忙吗。”

视线里出现了一双如玉的手,修长且骨节分明。叶蓝寻声抬头,触不及防的撞进了黑色折伞下少年如水墨一般温柔的瞳。
真好看啊,叶蓝想。

第二次见面,刚刚转学而来的叶蓝抱着一摞书在硕大的校园里迷路,急匆匆的她在好不容易找到路的情况下一头撞进了前面人的怀里。
叶蓝一边不停的道歉一边弯下身子拾起散落一地的书本。

“不必道歉也是我没有注意到。给你。”

叶蓝眨巴眨巴眼睛,看见了被平光眼镜遮挡住的眸子。这一次,她知道了他的名字。

『柳生比吕士。』

【四】
完了。叶蓝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柳生比吕士。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或许是在余霞满天的网球场上瞥见了少年不同以往热血的模样;亦或许是在嘈杂的走廊上撞个满怀时嗅到的沐浴露的香味....

更或许是在那个雨天,注意到了黑色折伞下的少年那水墨般的瞳。

叶蓝寻了书页的空白处,一笔一笔勾勒出脑海中的少年。眼睛鼻子嘴巴....

“柳生...”叶蓝用中文咬出来的字音尚未被人听到便泯灭在下课铃声中。

柳生比吕士。

我喜欢你。

【五】
不知觉间已经入秋,枯黄的叶子打着旋儿的飘落在空中,偶尔微风飒过便脱离了原定的轨迹不知飞向何方。
万物都好似耗尽了一年的生机懒洋洋的褪下华丽的裙装,只有年岁长青的藤蔓依旧顽强的攀附在校园的墙壁上。

叶蓝将手伸出衣袖向前探了探,雨滴打落在指尖带起一阵颤栗。
叶蓝忽得想起了中国的一句古语:一场秋雨一场寒。
看来最近会很冷啊。

叶蓝偏头然后眨巴眨巴眼睛。温润的少年到哪都是焦点,即使是曾在校报上被同社的搭档爆料是个“伪绅士”。
不过此次的焦点更多的是围绕着伞下的另一位。
女孩儿穿着校服,柔顺的头发被简单的盘了个丸子头,露出一节白净的脖颈,像只高贵的白天鹅。

蓝泽明日香。名副其实的大小姐,无论是在家室....还是在气质上。

顺便一提,她还是立海大附属中学学生会会长柳生比吕士的现任女友。

叶蓝收回视线,轻打了个寒颤。

现在就开始降温了吗。

【六】
国中三年在昨天的最后一科考试结束的提示音中画上了句号。
柳生以年级第一的成绩顺利直升高等部,叶蓝也拿到了自己较为满意的成绩。
后来,叶蓝的母亲辞掉了在日本这边的工作带着她回到了身在中国的父亲身边。

再后来,叶蓝在中国念完了高中,又顺利的考上了较好的大学。
听不进去课便在课本上涂画的坏毛病仍未改掉。
从最初的随手涂鸦,再到后来的人物速写....还曾对身边不赞成的友人自嘲了句,总归有些进步不是?

大学四年,叶蓝画了四年。最后的最后,在书页的一角,叶蓝轻轻的写下了两个娟秀的字样。

〖柳生。〗

【七】
“国中搬回国内后我便再也没有回过日本,要不是去年在班群里看见了柳生的结婚照我都快忘记了他的模样。”
叶蓝抿了一口咖啡,妆容艳丽的女人此时却意外的平和。

“时间要到了,咖啡我请。”女人踩在红色细高跟,如是说。

沈欢坐在店内,透过玻璃窗看向暮色下女人走出店门后轻挽一个男人的手臂,笑得温柔浅倦。

沈欢又坐了一会儿然后一口饮掉剩余的咖啡离去。

在最美好的年纪遇见了
满身阳光的你
即使交叉一点相互远离
又有什么关系

何其有幸得遇你,

〖柳生比吕士。〗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