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怪物

写作,是一场修行。

在补作业的唐泽岚被不断响起的手机提示音吸引了注意力,指尖划开屏幕,果然是来自『摄影一二三』的轰炸。大

致翻了翻群消息,剥了个橘子,放下作业平躺在床上。


看见我请催我去写作业   16:34:23

·哇哇哇!我没看错吗!要面基了???

·先不要催我去写作业。


只想家里蹲  15:34:24

是的,你没看错。话说时间地点?谁发起的啊?


楠楠  16:34:26

·打字的我又默默删掉。

·好像是小仙儿太太@今天的小仙听话了吗。

·太太不要说一半就跑了啊,吊人胃口不道德!


......


今天的小仙听话了吗  16:37:12

·来了来了,抱歉刚刚帮姐姐准备晚餐去了。

·时间的话,本周六下午一点之前到就好。地点综合了一下大家的地理位置,去千代田吧。

·千代田的时光漫咖,具体位置我稍后发给大家。另外,有距离远的人,记得注意一下车和住宿问题。


楠楠  16:39:08

·帮姐姐做饭....嗯,贤妻良母啊。

·收到啦。


看见我请先不要催我去写作业  16:39:10

保证准时到达!


扩我扩我  16:39:11

嘤,可惜去不了诶。


短尾猫  16:41:52

收到,辛苦。


唐泽岚抢在课代表走到自己桌前抄完作业,然后把两本一起交了上去。唐泽岚冲着课代表一笑,课代表抬了抬眼镜,面无表情地走了。


唐泽岚耸了耸肩,扫了一眼周围还在课代表手下抢救作业的人,表示不要太爽。唐泽岚敲敲肩膀,趁着还有五分钟的课间准备眯一会儿,就被后座谷原麻里不断地踹凳子。


“干嘛啊——”唐泽岚扭头,继而震惊,“你是怎么做到画眼线的同时还动腿的?”


“因为姐姐的手稳得一批。”谷原麻里心满意足地收起了小镜子。“学园祭不是要开始了嘛,你打算出节目吗?”


“不了,我还是比较想当观众。”唐泽岚想了想回道,“你打算出?”


“已经报上了,合唱,”谷原麻里凑近,“合唱中的领唱。”


唐泽岚鼓掌。


"本来想竞选一下主持人的,不过一年级的已经内定了二组的小林泉静,另一个女主持国二得出一个。所以...."谷原麻里摊手。


唐泽岚刚想回话,下节课的老师就进来了,所以只给了个“你加油”的眼神以表前后桌的情谊。


难得是精神的一天,连最令人头秃的数学课都精神满满地上完,还顺带着做了些笔记。唐泽岚收拾好书包后和谷原告别,到了楼下,边拿出鞋子,边看着妈妈今天发来简讯。


“里脊肉,鸡蛋,葱...唔,这是要做肉饼吗?”


肉食主义的唐泽岚已经开始期待晚餐了,以至于没有留意撞到了相反方向走来的同学,手机从没拿住从手中掉了下去。


“抱歉抱歉。”唐泽岚蹲下拾起手机,余光扫到柜子前的身影。


是松雪和杏。


再一看,发现女生面前的鞋柜里鞋子少了一只,所以这才一直没走吗?


唐泽岚起身走到松雪和杏面前,尽量带有和善的笑容,说:“我那里还有一双备用的鞋子,要用吗?”


唐泽岚一直以为松雪和杏的个头跟自己差不多,直到现在跟她站在一起才发现女生要比自己高半个头。


“为什么不告诉老师?”你遭受的这一切。唐泽岚问。


松雪和杏没有回话,直到到十字路口,二人要分开,才开口:“没有用的。谢谢。”


告诉老师是没有用的。

谢谢你的鞋子。


车流渐渐淹没了女生的身影,唐泽岚在路口站了一会儿,然后拐了个弯去菜市场。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回来后的唐泽岚在座位底下发现被刷洗了一遍的鞋子。上下课路过二组时,有意无意都会扫一眼教室,一直没有看见松雪和杏。


是请假了吗?


周六早上的唐泽岚是被楼下的欢笑声吵醒的,下楼下到半节儿的唐泽岚看着坐在沙发上,和自家母亲聊得很欢快的女生有点懵。


“嗨太....橘桑?”何欢挥了挥手。


“赶快收拾收拾吧,何....”橘母努力思考。


“何欢。”何欢贴心地补充。


“何欢桑都等你好久了。”橘母接着说。


“.....哦。”反应过来的唐泽岚快速上楼换衣洗漱,然后拽着还在和自己妈聊得何欢出了门。



“您的专属司机。”何欢做了一个绅士礼。


唐泽岚看着何欢身后的电动自行车,接过了递来的头盔。


“所以,太太地点在哪鸭?”


“.....所以你根本不在活动的参与人员之中吧。”


“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