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怪物

写作,是一场修行。

第四章。

“你怎么对二组的松雪那么感兴趣?”谷原麻里的手指绕着自己的大波浪卷,抱怨着今天食堂的肉饼烤得有点焦。

唐泽岚把谷原的肉饼夹了过来,边戳边盯着松雪那桌看。刚巧看见那天和小林泉静一起走的那两个女生打完餐回来,一左一右把松雪和杏夹在中间坐了下来。对面的小林泉静依旧安静的低头用餐。

“嗨,”谷原麻里晃了晃自己的手,“回神。”

唐泽岚看向她。

“小林泉静,一年二组文艺委员。入学考试第三名,曾作为新生代表之一发言。貌似过段时间会作为校园祭的主持人。”谷原麻里摸了摸下巴,“挺受异性欢迎的,据说性格也不错。”

“给你的感觉呢?”唐泽岚问。

“我不喜欢她。”谷原麻里稍稍坐正了身子道。

唐泽岚没有回答,拿着餐盘站了起来。

“你不吃了?”谷原麻里问。

“太焦了,吃不下去。我回教室小睡一会儿。”

“记得放学后来部里一趟。”谷原麻里再次提醒道。

-

上午的课中有一节体育,不过恰巧体育的上一节是英语,所以体育老师当然又生了病。唐泽岚踩着下课铃声张开了双眼,睡了一节只觉神清气爽。婉拒了同桌邀约,自己拿了餐盒打算找个安静地方用餐。

正午的太阳还是有些毒辣,唐泽岚放弃去天台的打算,去不常使用的科技楼偷得一分清凉。刚刚在台阶上坐下,便听到了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还隐约夹杂着女生的哽咽。

唐泽岚把餐盖扣好,悄声循着声响过去。挂着正在维修的牌子的卫生间门半开半掩,透过门缝唐泽岚看见带着红框眼镜的女生躺在地上,旁边是倒了的水桶和拖布。

啧。

唐泽岚换了个视角,女生身边还站着三人,其中的两个依旧在欺负倒在地上的女生。而另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看样子很恬静的女生,只是在一旁微笑。好像这场施暴与她无关似的。

我是真的不愿意多管闲事。尤其是从地上的水面看到缠绕在松雪和杏身上的粗重黑线,而黑线的另一端恰好指向就是小林泉静。唐泽岚默默地叹了口气,退后了一段距离,拿着手机跟朋友聊着天,路过这个卫生间,在拐角处停了下来。

又过了几分钟,卫生间里再次传来轻微的声响,小林泉静等人走了出去。再过了一段时间,松雪和杏也走了出来。唐泽岚眼尖的瞧见,松雪手中拿着了个黑色的东西。

-

“......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新生赛马上就开始了.......”

唐泽岚走到场地上的休息椅着,看着慷慨激昂发表演说的谷原麻里,和部里的其他人交换了个无奈的眼神。

“......好了,这次比赛就长岛和唐泽去吧。”谷原麻里喝了一口水,没有征求意见一锤定音。

唐泽岚:......???

唐泽岚跟着谷原麻里把球场上零星撒落的网球捡回框里。

“怎么又参加了?不是说反正拿不到名次,就不掺和这事儿?”

谷原麻里掂了掂球,挥拍将小球扣了出去,刚好在白线边擦出了个黑色的印记。

“毕竟最后一年了,”谷原麻里绕过网线将小球拾回筐中,“而且看男网今年这么努力,总感觉我们这样下去不是回事。对了你回去的时候,把球拍给长岛带回去,丢三落四的。”

-

“既然去了,那就认真比赛。”橘吉平把洗好的芹菜丢回筐中。

唐泽岚打了个哈欠,一边应是,一边继续折菜。“哥哥你们会去观战吗?”

唐泽岚当然问的不会是去看她的比赛,实际上她巴不得他们不去。大神面前班门弄斧,唐泽岚表示异常尴尬。虽然说不动峰因为暴力事件,取消了参加今年新人赛的资格。不过单纯去观战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新人赛可不局限于地区,各个学校基本都会派新入部较为有潜力的新人参加,算是个可以了解其他学校实力的一个好机会吧。

“我已经叫了伊武和神尾去,”橘吉平拿走唐泽岚手里的菜和放在面前的篮子,接下来自己妹妹手里的活计,表情显得有些苦恼。“多增进一下感情。”

“......你确定让这俩人去,不会打起来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