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怪物

写作,是一场修行。

【网王】结缘福镜

第一章。

静。
太静了。

着白裙的女孩任由自己的身体向下坠落,海水滑过她的耳畔,带起她嘴角的气泡向上浮起。
“嘭....”
是气泡炸裂的声音吗?
海水将女孩的双臂托起,缠绕在臂膀上的红色丝线漂浮向上。

好困。

黑色的发丝和红色的丝线在海水的推动下缠绕在一起,遮挡在女孩不住下搭的眼帘前。

“咔嚓——”

是什么东西裂开了?

女孩费力的张开双眼,漂亮的黑色瞳仁中倒映着尽头撕裂开来的海幕。
那是比深海更浓重的黑。
像是巨兽的嘴,猩红色的丝线不断地从其中吞吐出来,把女孩包裹成巨大的茧。

像是毛毛虫破茧化蝶,在张开翅膀前,总要经历换骨的疼痛。身处于吸了光的黑暗,遮蔽一感带来后的痛觉反而无限放大。

“啊——”

-
唐泽岚再一次从梦中醒来,抬眼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和分针成九十度角,刚刚好三点整。
唐泽岚掀开了被子,光着脚走到窗前,拉开百叶窗。九月份的东京差不多还有一个钟头破晓,所以说此刻算是黎明前的黑暗吗?
唐泽岚摇了摇头不作他想,抻抻懒腰,算是驱走了鼻尖上的凉意。
时候尚早,唐泽岚蹑手蹑脚的推开卧室门,来到厨房拿了瓶冰可乐,而后回到了卧室旋开了小台灯。暖黄色的光在书桌角晕开了一片黑暗,唐泽岚披了一件外套坐于桌前,翻开久未动笔的日记。

『....算一算日子,差不多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十个年头了。』

                                          
唐泽岚咬着笔帽,视线轻轻垂落下来,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弧形的阴影。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个年头,重生于四岁的娃娃身体里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唐泽岚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种小说中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再次醒来,劫后重生的欢喜褪去之后空余骨子里的寒冷。陌生的世界,陌生的身体,陌生的家人。唐泽岚不是没有想办法回去过,看过的穿越类小说,没有十万也有八千。可是当她一脚腾空在楼梯上,眼睛盯着黑洞洞的楼梯,那只紧握着扶手的手却怎么也松不了力气。

自此,一待便是十年。

时间过得太快,快到已经分不清所谓的前世是否真的存在。还是如同海市蜃楼,不过虚妄一场。

唐泽岚叹了口气,拍了拍脸颊,把自己的思绪从忧伤的边缘拽了回来。抬手揉了揉酸痛的脖颈,连写带发呆不知觉已经过了一个多点。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

难得起得那么早,也不想再睡什么回笼觉。索性下楼给家人们准备一下早餐咯,省得妈妈总说自己懒惰。唐泽岚如是想的下了楼。

“早上好,小杏。”

“....早上好,哥哥。现在才几点,起得这么早”

唐泽岚看着系着围裙在煎蛋的男生发出了疑问,虽然知道哥哥一直以来是有早起跑步的习惯,不过现在这个点确实早了些。以往都是等妈妈做好了早餐才下楼吃饭,好吧,虽然那个时候对唐泽岚也是很早的。

橘吉平把煎蛋翻了个面,“有些睡不着。小杏,你把冰箱里的香肠给我拿过来。”

“新设网球部的批准还没有下来吗?”唐泽岚打开冰箱门拿了几根香肠,顺便又拿了几袋牛奶准备温一下。

说到这里橘吉平也是有些苦恼加烦躁,申请是早就递上去了,不过貌似因为打架的事情年级里还要讨论一下。橘吉平把煎蛋铲进盘子,反正事情都已经做过,更何况也没有什么后悔的意思。
“还没,这几天我再多跑跑,没什么。”

唐泽岚把香肠拆开递了过去,烧了一壶水准备温奶。不用想也知道哥哥这事是被什么给耽误了,不过收益大于损失,就算是网王的剧情因年代久远忘记了不少,不过代表不动峰网球部参加都大会的可不是原来那几个臭虫就是了。没什么可担心的。
“那么辛苦了,哥哥。”

接下来就是难得早上和家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为此橘母还特地夸赞了一番,虽然唐泽岚觉得这夸赞水的毫不走心就是了。

“对了小杏,你的快递到了,记得回头去吉田太太那里取一下。”吃完早餐准备去晨练的橘吉平说道。

“小杏,回来的时候记得把午餐要吃的菜买回来。清单等下妈妈列好了发简讯给你。”休假准备去找闺蜜购物打牌的橘母说道。

“....好。”所以是既然要出门购物为什么就不能顺便去一下菜市场啊喂。这里是无处吐槽的唐泽岚。

吐槽归吐槽,在收拾好碗筷又在家里磨叽了一些时光,唐泽岚在乖乖地踩着平跟鞋子出了门。
九月份的天气还带着盛夏的余温,爱美的女孩子依旧穿的清凉。唐泽岚稍稍上提了印着碎花的小长裙,跳过昨夜下雨积留下的水坑。

吉田太太是这儿附近书屋的主人,年过六旬身子骨依然硬朗。这书屋据说是在她学生年代就继承了,后来老伴退休索性就和吉田太太一起管理。附近的居民每次去哪,都能看见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相互依偎,当真是羡煞旁人。

“吉田太太,我来取快递了。”

唐泽岚推开了门扇,引得悬挂着的风铃叮当作响。眯眼在室内转了两圈,除了三俩客人,并未看见吉田太太他们。

“....小杏是来取快递的吗?”

唐泽岚寻声望去,只见一穿着朴素的女人捧着一摞书从后屋出来。

“美作姐姐,”唐泽岚快走了两步从麻生美作手里接过几本书,一起抬到了柜台上。“对,怎么不见吉田太太他们”

麻生美作是吉田书屋的服务员,办事干练性格开朗,据说国中毕业便出来闯荡了。由于唐泽岚经常光顾书屋,一来二去便和麻生小姐十分熟悉了。

麻生美作转身将拿过来的书籍依次摆放在书架上,“出去旅游了,得好一阵子才能回来,真是令人羡慕。”

“的确是了,这年头处处都被塞狗粮。”唐泽岚将书递过去。

“喏,你的快递。什么东西,还挺沉的。”

“剪刀借我用一下。”唐泽岚拿起一旁的剪子剪开上边的胶布,纸箱打开露出一本精致影集。唐泽岚翻开看了几页,就放进背包里了。

“谢谢美作姐,那我就先走了。”

“诶,你先别走,”麻生美作撕掉本子上的一块纸,在上面写下一行字,“下个月神奈川有一场摄影展,你要是有兴趣就去看看。”

“好,谢谢美作姐。”唐泽岚将纸条收好,又再次道了谢。离开前瞧见门口前不知何时趴窝着一只老花猫,唐泽岚小心地绕过它,反手将此景照了下来。

没着急修图,先是上了推特,点开最近几天一直成灰色的头像。

短尾猫:
              我收到了,很好看,谢谢( 'ω'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