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怪物

写作,是一场修行。

时空错位

-
扶欢向来是个行动力很强的女人,一张机票,一个双肩背包,脚踩黑白色的松糕鞋,踏上了美名其曰的圆梦之旅。

你听说过樱前线吗?

三月份,当日本列岛南端的一个小城镇的一户人家的院外的树梢上绽开第一抹嫩粉时,气象厅便会发表这预测各地樱花开放日期的地图线。
遵循这份特殊的“旅游攻略”,沿着樱前线,踩着樱花开放的鼓点,游览整个日本岛。
当真是浪漫极了——

当然这种浪漫扶欢是暂时体会不到,舟车劳顿让她一到达神奈川,找个旅店倒头就睡。
房间里的窗户因为某人的粗心大意并没有关严,风卷进窗外的樱花悄悄地入了女孩儿的梦。

-
学校开学大概是在四月初,所以现在的校园里除了几个意外勤奋的学生以及提前回来准备课业的教职员工,堪称人烟稀少。
扶欢担不起勤奋好学的名号,身为学生更不属于什么教职员工。只是入学时随手在园艺部的后面打了个勾,便得了个在假期时隔三差五来给部里的“温室花朵”浇浇水的任务。
也许是昨晚转发的锦鲤保佑,今天在学校碰上心心念念的男神可谓是意外之喜。

为什么说是意外之喜呢?

想碰到幸村精市可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虽说同在一个学校,但已经身为职业网球选手的他大小比赛不定期,来学校上课也只是为了保住那堪堪及格的出勤率。
所以说碰见男神,靠运气啦。
扶欢很难形容这种突然看见天天舔屏的对象的心情,说是炸成天边的一束烟火也并不为过。
事实证明,在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应该找个没人的地方自我平复,而不是贸贸然地走上前去好像很熟悉对方似的拍着他
的肩膀。

“满足我个愿望吧,男神。”

-
当成功的把男神拐进电车时,扶欢只是发蒙,却出奇的没有生出任何不真实感。
扶欢换了只手托着下巴继续盯着男神。都说照片要比真人好看,可是扶欢却觉得旁边的这个人比照片上要好看百倍。
在电视上见惯了他身着运动服英姿飒爽的样子,如今换上了常见的休闲服却也别有一番滋味。
初春的阳光还不甚猛烈,甚至还带着一丝冰雪初融的凉意。青年眉眼柔和,半长的鸢尾色发丝打着卷落在肩头。阳光透过车窗笼罩在青年身上,漂亮的光圈就这样入了扶欢的眼中。

“扶欢桑在想什么?”幸村咬着别嘴的音叫出来扶欢的名字,而后顺畅的用日语对接上了后半部分。

“在想拐跑了大众男神会不会被喜欢你的妹子们挫骨扬灰....”

啊啦,如果可以的话扶欢想赏自己一个嘴巴子。大概在男神面前自己已经没有了所谓的形象。

“噗嗤。”

青年逆光而笑,竟是比车外半绽的樱花还要炫目几分。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扶欢用中文轻轻说道。

-

“男神,满足我一个愿望吧?”
“我想坐遍神奈川每一条电车线。”

-

坐遍每一条电车线显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固执的青年人啊却总是喜欢去挑战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于是他们到达了一个终点站又以这儿为起点搭上了开往不知下一站在哪里的电车。

要去哪里?
不知道。
要在哪里停下?
不知道。

不问东西,无问目的地,就连是否饶了回来也不愿意过问。

不知道?
那就走下去吧。

-
“扶欢,我们在下一站下车吧。”
从日头正盛到斜阳西山,数个小时的旅途让幸村很熟练的咬出了扶欢的中文发音,也让二人成功地去掉了对彼此的敬称。
“....嗯?”靠在车窗上困意上头的扶欢抬了抬眼皮,瞅了一眼车厢上贴着的路线图。

下一站,
江岛神社吗?

-
江岛神社算是神奈川出了名的神社,依山而建,傍水而生,加之民间散落的神话传说,更是增添了几分神秘。
说是下站便是江岛神社,却也有些距离。等到扶欢和幸村走到神社时,太阳早已躲在了山后。
扶欢和幸村二人先是冲着鸟居各鞠了一躬表达对神明的尊敬,而后便是踏上两旁的石阶道来到了御手洗。
幸亏不逢什么年节,加之已经过了参拜的小高峰,只是排了一小会儿的队,便喝上了还飘着樱花瓣的泉水。
参拜的步骤不多,扶欢和幸村二人索性一一做完,以至于到最后来到绘马板前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幸村将马克笔递给了扶欢,“据说在越是有名气的神社许下的愿望越灵验哟。”
“骗骗小孩子说的话,幸村你也信?”吐槽归吐槽,扶欢还是乖乖的接过马克笔在绘马上认认真真的写下了自己的愿望。

“扶欢许的愿望是什么?”
“当然是考试不挂科数钱数到手抽筋☆”
“幸村你的呢?”

幸村笑而不语。

-
等找到旅馆再到入住已接近午夜,在入睡之前意外的收到了幸村送来的礼物。
一个白色的御守。

“晚安,很高兴遇见你。”幸村说。

-
扶欢是在半夜冻醒的。
未合严的窗子旁已经堆了一堆樱花,扶欢小心的将它们拢到手心,这才关严了窗户。
翻看背包,想找袋子装下樱花的扶欢却掏出了个白色的御守。
御守上用金色的丝线勾勒出『縁を結ぶ』二字。

结缘。

“扶欢,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坐遍神奈川的每一条电车线,也许这样就能碰见他。”

精市。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