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怪物

写作,是一场修行。

海生鱼,亦何欢#

海生鱼,亦何欢#

我吻上了他的眉眼,带着海水的腥甜。

-
“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模样,留着那时小男生普遍都留着的发型,好好的校服总是拉到一半,显得不伦不类。”

“你问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女孩吐着烟圈将短发向后拢了拢,看向面前的大海。

“臭味相投吧。”

-
连老师带学生加起来凑不到三百人的高中,你指望会是什么样。老师例行公事,学生在底下嬉笑怒骂,不过好歹还是有些分寸,等着下课铃才鱼贯而出。

小卖店的老板是外地来的,操着一口极重的口音。人胖,大热天的,遍布老茧的手就着汗水捻开皱巴巴的纸币快速照给学生。里面的学生接过钱往外挤,外边的学生往里进,相撞,踩脚,那是常有的事。

问候你祖宗,也是常有的事。

沈欢先是看见了一只手,白,骨节分明。
向上移,入了一双眼。
那是一双来自深海的眼,细线将海分成两半,自他往下,海吞噬了一切包括阳光,然后再无喧嚣。

“你没事?”

沈欢咽下了到口的脏话。

-
“做我男朋友。”
“为什么?”
“因为我们在一起就是为民除害。”
-

沈欢吸食上了一种名叫鱼的毒。

“是因为你的眼睛像海一样,所以叫鱼吗?”
“因为深海的鱼都是瞎的,所以我叫鱼。”鱼转了转没有聚焦的眼珠,看向了东边。

-
鱼说,东边有海,他出生在海边。
沈欢忙着吃剁椒鱼头,辣的她鼻涕眼泪一起下来,完全没有在听鱼说什么。
鱼摸到餐巾盒,抽出一张递给沈欢。

鱼问:“你的愿望是什么?”
“不知道。”
鱼说:“我希望最后能死在海里。”
“那我的愿望就是陪你一起死在海里。”

沈欢夹起鱼眼睛塞进了鱼的嘴里,鱼弯腰呛咳。

-
“然后呢?”

“暑假他和村里人一起出海打鱼,遇到了风暴,你指望一个瞎子的生存几率有多大?”女孩掐灭了烟,撕开烟纸,将烧焦的烟叶丢到嘴里,“死了。”

  鱼死在了海里,
生亦何欢。

                                                        乔北岚/笔。

评论